20160429【工作坊課程/主題四審議式民主的校園實踐】現場記錄共筆

  • 今天討論有任何問題都可以進入https://www.sli.do/ 填上 429  ,在聊天室提問題唷!(可以暱名的)
時間|2016/04/29 0930–1600
地點|高雄市國教輔導團302教室
紀錄|許恩恩 (公民憲政推動聯盟 執行秘書)


開幕致詞(林佳範教授)


俊宏老師家華人權團夥伴,首先跟大家分享一個好消息,昨天教育部有做老師的考核,三位老師都高分通過,歡迎各位夥伴也能夠有興趣也來加入行列,人權教育昨天在參加考核會議主席說「你們很辛苦吼最近很多新聞都在挑戰我們對人權價值的信任」,不管是轉型正義、廢死議題會在社會上浮現,延續上次審議式民主主題他就是讓我們在教室裡面讓學生針對爭議性議題進行溝通,有很多技巧可以做跟分享,今天活動很精彩就不耽誤大家時間,交給家華。

溫故知新(呂家華)


我稍微幫大家做個回顧上次培訓做了哪件事情,如果大家都有透過手機上網可以看到今天所有紀錄在這邊,今天的流程其實可以對比大家進來頁面後按進來就是上次頁面,前面都會請佳範老師開場鼓勵,上次簡報是看得到做基礎的審議式民主介紹,今天是進一步台灣零二年開始推審議民主進到校園到底可以怎麼做,上次有來就記得上次初階這次進階,俊宏會談之前的經驗,大家記得ORID的話老師示範在表演藝術、國文課怎麼適用,再來是介紹幾個技巧,ORID還有KJ還有象限還有大風吹,如果上次沒有時間來的老師可以趕快進入到paper裡面,按進去那個網址第一排就是上次的紀錄。

上次其實介紹這些工具之後每一組老師都滿投入的,我記得有幾個很會賣藥,present簡報很活潑,這是上次工作坊。今天上午俊宏會介紹五個模式,最上層從民主社會投票、選民到公民一系列談什麼是審議民主什麼是審議系統,除了上面大的還有講技術工具,很多技術可以組裝,這次會講比較中層,一套流程和一系列會議的操作,是有些結構的,會介紹五種模式,還有課堂上可以操作的SAC的教學法,這部分還會希望老師們也有實作,這是上午我們要做的事情。

下午我們會希望老師一起來跳坑,把上一次跟這一次有習得甚至可以發揮更好的idea跟概念討論未來在國小國中能否用什麼方式推薦給其他人,比如三十分鐘到一小時把我們的技巧做組裝,不一定要到教案,可能一個note三十分鐘想要達到什麼效果,國中小上下學期哪些議題很適合可以這樣做討論,下午會分成五組,每組會有一個helper可能是陶老師我或俊宏,看怎麼把技巧融合到課堂上。簡單來說上午會聽俊宏演講,下午要一起動動腦思考未來新的東西。

到這邊有沒有什麼問題?很多細節我沒有補充到就請大家看paper上的內容。今天大概有九成是上次有來的就不做自我介紹,把多一點時間給俊宏,到中午十二點前兩個小時請俊宏來帶這整套東西。

審議民主 x 5種模式(陳俊宏)

俊宏的簡報↓(僅提供有參與工作坊的老師們)



各位夥伴大家早,如同家華所講,希望能有個延續性來做審議民主的教學,上次研習裡面我們只有花比較少的時間討論什麼叫審議民主,之後我們做分享和技術上的一些心法,一些技巧上的討論,這裡面出現有些問題是很多老師對於什麼是審議民主還是有點疑惑,今天做了一點調整,九成老師已經聽過,但還有一些學員上次沒有參與,還是再簡單回到審議民主的基本精神是什麼,在審議民主精神落實的模式有哪些,這個模式非常多,看能否介紹五個,可能沒辦法談這麼多,我盡可能談幾個未來各位在教學現場上可以轉換的模式,提供給大家做參考,我自己在課堂上也有操作過,就以在大學端實驗的模式,看各位在國中國小有沒有什麼可能性。

所謂SAC教學法是在美國國高中研發教學現場適用的一種審議民主教學方式,放到我們一般老師們過去在大學階段受訓叫做議題中心教學法,當中如何融入審議民主的精神,之前讀書會有些國小老師操作過SAC教學法,討論非常熱烈,相信對各位未來在教學現場會有些作用。

上一次我花比較多時間談大的概念,如何區別審議民主跟代議民主有什麼不同?簡單來說,現在的審議民主做個簡單對比,過去民主是以選舉為中心,投一張票表達我們的聲音,現在扮演的不只是投票,要在公共政策決定過程中透過說理、論理的參與來對政策發揮影響力,過去是選舉中心投票民主,審議民主強調公民參與,一起面對公共議題集體討論、對話、做決策,這是一個很粗略的對比,過去想像的民主強調投票為中心,現階段強調公民參與不只投票,而是公民能否在公共政策在不同意見的人一起坐下來面對彼此差異,透過說理來對公共政策產生影響力,這種多數決是有理由的多數決,建立大家在說理的情況下,而不只是數人頭而已。

公共事務的討論強調參與不只是投票,而是一種溝通跟討論的民主,怎麼溝通討論就會變成是這套民主理論裡面強調的重點,因為不是講話就是民主,如何營造一個能符合民主基本精神,比方注重每個人平等地位、相互尊重差異基礎底下形成共識,強調溝通討論,必須要強調一些參與的條件,比方說如何讓不同聲音在討論過程中被聽到,而不會被某些聲音比較大聲、多數而使得不同聲音被壓制,這是討論過程中營造溝通情境裡非常強調的部份。所以審議民主基本精神是強調以公民為主體的民主理論,不是一套菁英民主理論。

強調溝通可以發揮作用,這裡有個預設,認為我們每個人的偏好是可以透過溝通而改變,上次有提到,接到民調電話時我們都確定我們對議題很清楚嘛?不一定,但我們必須在有限時間給答案,這就形成了民意。但審議民主強調偏好可以被改變,只要在一些充分資訊的條件底下,進行相互溝通過程,偏好可以被改變,過去兩者之間爭鋒相對非常對立,這裡面未必是沒有改變的空間,或許是因為我們不了解而覺得自己絕對是對的,當我們分享彼此的差異,可以發現異中求同的可能性,這裡面形成的多數決就不會一翻兩瞪眼,而是相互說服理解裡面尋求共識。

民調是反映人們的偏好,成為公共政策最重要的指標,當選了人要履行意見,做不好的話下次就換掉。這樣一套選舉式民主已經無法回應當前這個複雜,價值多元的民主社會裡面,審議民主是想要解決上次提到選舉民主所提到的種種問題。

如果是過去那套民主,很多時候會出現兩種情形,一種是很多人對政治感到厭惡,選哪個政黨都一樣爛,那我幹嘛花時間去做這麼多事情,很多人會變得很cynical,公民冷漠是民主的敵人,這對政治運作是非常大的危機,如何避免人民冷漠這是一個重點,過去極端有兩種現象,一方面人民對政治感到失望,但又有一群公民運動者不斷在衝撞體制,代議士已經無法表達意見,只有衝撞體制才能讓上面的人聽到意見。這邊是一部分是冷漠公民,另一種是不斷在為我們搶救式的公民運動,這邊對於許多政治運作帶來負面影響,過去這幾年多人不相信代議士,認為只有走出來這些政治人物才聽得見,如果代議民主失能本身也不是民主政治的常態,審議民主不是要去取代代議,而是健全現有代議的功能。

如果過去沒有這些公民運動,民主不知道會倒退到什麼程度,因為執政黨和在野黨都沒有扮演好他們的角色,公民只有透過衝撞體制才能達到結果,這不是民主政治常態,什麼時候還有下一個政治機會還有三一八?現在佔領國會已經是基本款了,下次是什麼?不能期待民主政治不斷衝撞體制才能回歸常態,下一步民主要往哪裡去,審議民主或許是一個可以思考的面向,這是我們很多人敬重的黃文雄先生,快八十歲了還在街頭衝撞,因為代議制失靈,國民黨無法信任、民進黨無法託付,朝野無法發揮代議制的功能,走體制外的抗議就變成必須的方式,長遠來看我不是覺得不應該有公民運動,而是代議制度的失靈本身是很大問題。

我們不可能假手媒體監督,也無法永遠靠公民運動搶救,我們過去很多公共議題為什麼變成要激烈衝撞,很大時候是一開始政策制定就出了問題,如果一開始利害關係人就有充分知情的討論,或許很多討論不會走到那一端,政策制定能否翻轉是台灣民主發展重要的面向。我們有沒有可能在體制內有沒有可能找到制度性的參與機制,讓不同衝突的價值和利益可以交換視野展開對話?透過對話過程聆聽彼此之間可能的參與,這中間去尋求共識,產生更好、更具體可行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