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ACM-ICPC World Finals — MZ’s log
謹以本文紀錄交大教練謝旻錚在 2016 ACM-ICPC World Finals 的見聞與瑣事。還在施工狀態,有特別想要聽的可以私下跟我說。

先說說賽果 First, Results

NCTU_Thor 代表交大重返 World Finals,嘗試八題,解出六題,耗時 651,實際排名 44,作為解六題的第一名吃了點虧。本世紀以來解題最多、實際排名應該是第一,加上競爭強度早就遠遠超過那個年代:參加選手人數 4.67 倍、校數 2.05 倍、決賽隊數 1.82 倍。對我來說,NCTU_Thor 就是有史以來最強的交大隊伍,沒有之一,很榮幸能夠陪他們一路打到 World Finals。幾乎是在交大成長茁壯的 NCTU_Thor 是交大的傳奇,希望未來還能有學弟妹超過他們的成就,寫下新的歷史。
順帶一提,PP 區的隊伍,我們這次輸給了臺灣大學、東京大學、新加坡國大、KAIST、VNU、京都大學,名列區內第七,大概是中段班。

再說說教練 Then, Coaches

作為一個教練,在賽場也是常常有機會跟其他教練聊天的。不過這次我居然沒有找最強的那幾間的教練聊,如 ITMO 的 Andrew Stankevich 和 SpbSU 的 Andrei Lopatin,或許是這趟來 World Finals 犯下的最大錯誤吧。

Leopoldo Taravilse from Universidad Nacional de Rosario

拉丁美洲冠軍隊的教練,很健談, 在教練會議上發了很多言,可以說是拉丁美洲的代言人,得獎上台去也很 high,我們私下聊了兩三次。整群拉丁美洲的教練們都很要好,他們有一個七國巡迴的假期訓練營,每次訓練為期兩週,格式跟我們交大的很像,早上講課,下午套題,隔天早上課餘檢討。主要使用西班牙語講課,據說課程材料有些取自於 Andrei Lopatin 的英文材料。

Bianca Madoka Shimizu Oe from Universidade de São Paulo - Campus de São Carlos 

因為拉丁美洲教練們常常集團行動,我去參加教練會的時候,想說這亞洲女生看起來很東北亞,可是怎麼跟拉丁美洲人混的這麼熟。我在亞洲也跑了很多地方,怎麼會對女生教練沒印象?原來她是日系巴西人,感覺起來就是個大江清水圓之類的。

Tomoyuki Kaneko from the University of Tokyo

之前常常在國外看到的東京大學教練金子知適教授。日本人在外人看起來大多數很害羞內向,今年賽後跟日本人聊起今年 PP 區沒有拿獎牌,會很競爭,說東大該拿個獎牌,新加坡國大也該拿個獎牌。對此他還說了抱歉,今年的學生英文不好吃了虧。我今年一直在戳朋友傷口,不過一度第一的東京大學,最後沒有開出第九題,真是太可惜了,有開就有牌啊。

Tan Sun Teck from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陳教授是新加坡華裔,年輕的時候來台灣受軍事訓練,對台灣很熟,在國外或是在台灣比賽也滿常看到的。這次來 World Finals 他也拿到教練獎,因為他帶隊來參加 World Finals 五次了。到今年新加坡大學拿到第十五名,差一題就拿牌。新加坡國大今年教練群一起在活動帳篷裡看比賽,我為了不影響學生剛好坐在他們附近,隊伍有動靜還會互通有無,只可惜最後沒有辦法一起 high,只能一起 GG。

Taisook Han from KAIST

因為 Day 1 要搭 Shuttle 去 Movenpick 開會,一同等車的時候聊上了幾句。在那個時候我才發現可以帶老婆來,教練還可以在 Day 1 出去玩,因為 Day 1 長官們要開 Regional Contest Director Symposiym。同時我也發現我沒有帶名片,慘,只能夠用怪人形象來吸引大家注意,還有留下一點印象。

Jin Young Choi from Korea University

其實我比較能夠認出來的都是高麗大學的學生,不過教練因為會跟學生還有 KAIST 的教練混在一起,所以也就不會太難找。第一次交談大概是在 Day 3 Dress Rehearsal 的教練會議之後,不過很糟糕的是,攀談沒多久我就跳上了一班工作人員喊著 "TWO~~" 的 Shuttle 並且叫了一聲 “ONE~~”,我根本就忘記了身旁有兩個韓國隊伍教練,需要三個空位才能繼續聊啊。

Alaa Jarad from Tishreen University

Maria Keet from University of Cape Town

Vernon Gutierrez from Ateneo de Manila University

今年據說是第一次安排教練們跟 ACM 官方的交流活動,不過有相當多的教練沒來,有來的也沒搞清楚這在這邊會看到 Alex Wolf 也就是現任 ACM President 跟大家聊一下 ACM 想要在 ICPC 扮演更積極的腳色。Alaa 算是少數有準時到現場的教練,所以一開始跟他聊一下,之後還被奇怪的分組方式分到了同一組:亞洲加中東與非洲、北美、拉丁美洲、歐洲。坦白說我不知道 ACM 在幹嘛,好像漏了南太平洋,而不同分區制度根本不一樣,更何況亞洲裡面還分三區。在這種設定下討論教練有啥需求,不是很切實際。硬是要說要討論,於是亞洲代表就變成來自中東的 Alaa ,非洲代表 Maria ,加上偶而發言下的 Vernon 風向就被帶去缺乏資源、缺乏教練、缺乏動機那邊去了,我本想講點話把風向拉回來,並且把球丟給金子教授,啊啊啊啊他不接啊,果然現場要講英文,日本人不太敢,我敢講但是講得有夠爛,中國人在場也不想談,沒多久就跑開拿食物去了。這種討論議題,不講話就沒有話語權,講的爛也不見得有辦法讓人家聽懂。

Jan Madey from University of Warsaw

Prof. Jan Madey 可以說是近期交大的貴人之一,以前我們也是沒資源、沒人會教、缺乏動機,而當年我在Aizu Regional 的 Coach Workshop 碰到他時,他給的演講很有啟發性,如果不知道該怎樣當教練的話,我覺得請 Prof. Madey 來給個演講,大概就能學個十之五六了。當年很勇敢地舉手問還有沒有第二本書,他真的寄了一本書來。這讓我學到了,如果想要甚麼,GO for it,想要別人幫忙,就去問問看啊。只可惜今年在開幕前找他搭話,他已經不記得我了,畢竟人家年年進 World Finals,一直以為是在 World Finals 看過我。

區域賽主席 Regional Contest Directors

簡稱 RCD 的區域賽主席是區域賽權力最大的人。通常你參加比賽的時候,會發現一個人衣服顏色跟所有人都不一樣,那很可能就是 RCD。亞洲賽區的 RCD 是 Asia Council 的當然成員,並且具有投票權。

Prof.  Rung-Bin Lin from Yuan Ze University

今年台灣賽區將在元智大學舉行,因此元智大學資工系系主任林榮彬教授接下了這次的 RCD 。林教授雖然對於 ICPC 沒有太多理解,不過林教授是交大校友,還滿能接受學弟的建議。今年 World Finals 太多消息太刺激,還好林教授所有的會議都有出席,所有的訊息都有接收,跟其他 RCD 建立了情誼,也都站在競賽公平性的立場代表台灣做出決定。他為了 IBM 補助款大幅下修的問題,犧牲 RCD 唯一輕鬆的日子,窩在房間裡修改提案跟教育部提出增加補助款的要求,事後還笑笑地說他加班一天就為大家爭取到十萬元,雖然補不上 IBM 贊助款項下降的缺口,但還是很有價值。

Dr. Kardi Teknomo from Ateneo de Manila University

今年馬尼拉賽區的 RCD ,菲律賓很久沒辦,Dr. Teknomo 看起來很積極的想搞懂所有的事情,跟林榮彬教授在這次的 World Finals 互動很多。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我發現 Dr. Teknomo 跟印尼的 RCD 用我聽不懂的語言在對談,我想他大概是個印尼人。後來查了一下他的經歷,他去日本東北大學念過書,這樣應該很容易跟 PP 區的人交流吧,通日語、英語、印尼馬來語。依照 Dr. Teknomo 認真的程度,今年交大應該要認真考慮送隊伍去菲律賓的。

Prof. Yukiyoshi Kameyama from University of Tsukuba

亀山幸義教授應該會連著幾年當 RCD ,只要還是在筑波大學辦的話。今年日本來開會,除了 RCD 之外,還有另外兩位教授來當談判代表,而且可以看到他們一直在做文件、投影片,不斷地在想方法,拿撲克牌模擬晉級規則。 亀山教授總是笑笑的,在會議上還說他可以三天不睡覺,他超有能量的,一定要把這個問題解決,在會議上也有幫我援護射擊。不過要是這次沒去開會,我還真的搞不清楚誰是日本的 RCD 啊。

Dr. Khawaja Muhammad Umar Suleman from University of Central Punjab

巴基斯坦賽區 Lahore site 的 RCD。在亞洲區會議上提了近年他們負責舉辦,但總是無法讓當地隊伍晉級 World Finals 的問題,希望西大陸今年能有相關對策。之後在 Asia Council 的時候他有拿巴基斯坦的零食來跟其他成員搭話,我拿了兩個,吃起來好甜啊。後來在 Day 2 開幕時我有上前跟他搭話,跟他分享了下我們的經驗,希望他們未來能有好成績。

亞洲理事會 Asia Council

說實話由於去年承辦 ACM-ICPC Taiwan Online Contest ,我也是 Asia Council 的成員,我不太提起這件事,因為以前一直以為這頭銜沒啥用,又不能投票。直到我出席了RCD Symposium,發現真的能有權限參與討論,也有相當的責任要解決問題。

Prof. Kiyoshi Ishihata from Meiji University

明治大學石畑清教授是去年筑波站的裁判長,我也跟他問了很多關於日本裁判組的設置與期程,今年 World Finals 作為資深的成員,主持了很多會議跟討論,為了改善晉級 World Final 規則,移除外國隊伍晉級用的神奇常數,從 Day 1 開始一直忙碌到 Day 4 ,經常顯示為苦瓜臉,真心想要解決問題,不斷探索解法的時候,或許有這樣的表情也很自然吧。

Prof. Rie Yamaguchi from the University of Tokyo

東京大學山口利恵教授是平常我們去日本參賽時,負責聯絡跟照顧我們的那個人。這次他是代理早稲田筧 捷彦教授來領貢獻獎的,也就順便成為開會時日本談判的成員了。這次山口教授做了很多投影片,跟一些不太清楚現行晉級制度的成員解釋各種晉級方式,以及分析優點與缺點,除了 Day 4 開 Party 的時間之外,只要看到山口教授就是在用電腦做文件跟投影片啊。

Prof. Kyung-Yong Chwa from KAIST (Retired)

從韓國開始有 ACM-ICPC 開始,就一直是 Prof. Chwa 在當 RCD,直到去年退休為止。不過雖然退休了,韓國還是很重視輩分的,即使 RCD 換人當, Prof. Chwa 還是會出現在韓國賽區,每次去韓國,有甚麼問題幾乎都是可以直接跟他求助,非常照顧參賽者,就是個慈祥的老爺爺。今年為了 World Finals 晉級的是 Korea University 而非韓國賽區戰績較好的 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在 Asia Council 上要求檢討相關制度,包括 Medal Bonus 的使用方式應給國家不給學校、單一隊伍限定一站參賽、檢討國外隊伍晉級占用 Site Score 等等,為了解決相關問題,可是開了好幾天會啊。而在會議當中,韓國的 RCD 都安安靜靜的,都是 Prof. Chwa 負責與外界溝通與折衝,牽扯到國家利益時,Prof. Chwa 可是非常強悍的。

太平洋與中南半島的人們 PP People

台灣屬於太平洋與中南半島子區,簡稱 PP ,包括台灣、韓國、日本、菲律賓、越南、泰國、緬甸、寮國、柬埔寨、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等等。台灣的隊伍要晉級,只能夠在 PP 晉級,因此討論該怎樣選拔晉級隊伍,就是 PP 子區的內部事務。區域賽期間,PP 區的隊伍自然是彼此競爭,可是在 World Finals 的期間,任何 PP 區的隊伍只要奪得獎牌,

Mr. Don-Khue Le from Vietnam

越南退役選手,聽他說去年越南是第一次留住區域賽第一名,而他現役的最後一場才進 World Finals,今年越南的表現很好,不論是 NUS 或是 VNU,他很開心。只要 Asia Council / PP Council 有開會就會看到他。很受越南 RCD 的信任,甚至說出「他可以代我投票」。Day 1 晚上,PP Council 一起花了很多時間在研究晉級規則的設計,他不斷的找出日本代表設計的規則漏洞,證明看似公平的規則會因為運算順序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結果。為此他提出了另外一個類似框架的方法,可惜也是被找到問題。他私下應該日本代表仔細研究過各種晉級規則的各種劇本,我想越南這次應該已經準備好要如何因應新規則了。

Mr. Kazuma Mikami from Osaka University

算是在 2014 台中站被點心釣中的日本友人。很高興他英文跟我差不多爛,所以還算可以溝通。這次沒有仔細看 Scoreboard 就問他們做幾題,真是我一時不察。有對不起朋友的感覺啊。

Mr. Won Cheol Lee from Korea University